保龄宝生物股份有限公司

今年以来,在美联储连续激进加息、乌克兰危机、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维持高位等多重因素影响下,拉美主要经济体本币汇率下跌,进口成本增加,输入性通胀日益严重。为此,巴西、阿根廷、智利、墨西哥等国近期纷纷采取跟进加息的应对措施。

观察人士指出,拉美主要央行的加息举措对缓解通胀效果有限。今年乃至未来数年,拉美将面临通胀压力加大、投资下滑等挑战,或重回低增长水平。

阿根廷国家统计与人口普查研究所数据显示,阿根廷7月通胀率达7.4%,为2002年4月以来最高纪录。自今年1月以来,阿根廷累计通胀率已达46.2%。

墨西哥国家统计和地理研究所数据显示,墨西哥7月年化通胀率达到8.15%,是2000年以来的最高值。智利、哥伦比亚、巴西和秘鲁等拉美经济体近期陆续公布的通胀数字同样难言乐观。

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(拉加经委会)8月底发布报告指出,拉加地区今年6月平均通胀率达到8.4%,几乎是该地区2005年至2019年平均通胀率的两倍。外界担心,拉美地区可能正经历上世纪80年代“失去的十年”后最严重的通胀。

美联储激进加息引发对拉美经济的担忧并非没有依据。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,金融全球化加速推进,国际资本市场充斥“石油美元”,拉美国家外债规模不断膨胀。美国为抵御通胀开启加息周期,利率攀升导致拉美国家难以承受进而陷入债务危机。上世纪80年代也因此被称作拉美“失去的十年”。

为应对本币贬值、减少资本外流、降低债务风险,巴西、阿根廷、智利、墨西哥等国近期纷纷跟随甚至先于美联储加息,其中调息次数最多、幅度最大的是巴西。自去年3月至今,巴西央行已连续加息12次,将基准利率逐步提高至13.75%。

8月11日,阿根廷央行将基准利率提高9.5个百分点至69.5%,这标志着阿根廷政府对通胀采取了更强硬的立场。同日,墨西哥央行将基准利率提高0.75个百分点至8.5%。

经济学家指出,本轮通胀主要是输入性通胀,加息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。加息还增加了投资成本,抑制经济活力。

秘鲁国立圣马科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卡洛斯·阿基诺说,美联储持续加息让秘鲁经济形势“雪上加霜”。美国的金融政策历来只考虑本国经济利益,通过金融霸权“转嫁”矛盾,让别国付出惨重代价。

拉加经委会8月底将今年地区经济增长预期调高至2.7%,高于今年1月和4月预测的2.1%和1.8%,但远低于该地区去年6.5%的经济增速。拉加经委会临时执行秘书马里奥·西莫利说,该地区需要更好地协调宏观经济政策,支持经济增长,增加投资,减少贫困和不平等,并控制通胀。

 

【信息来源:新华网】